加快推动数据要素价值化进程

近日,国家数据局在北京正式揭牌。数据要素具有区别于传统生产要素的新特征。组建国家数据局,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全局和战略高度作出的重大决策。

b3c8789e327c96a7c47ea6eecb62d4176c99208dd3a60-nCXbgB_fw1200.png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首次将数据列为与劳动、资本、土地、知识、技术、管理并列的生产要素;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今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数字中国建设整体布局规划》,明确提出要“释放商业数据价值潜能,加快建立数据产权制度,开展数据资产计价研究,建立数据要素按价值贡献参与分配机制”。推动数据要素的市场化、价值化,使其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动能。当前,我国数据要素市场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加快破除数据要素市场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建设全国统一数据大市场,盘活各类数据资产,是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以数据要素驱动数字经济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加强数据基础制度建设。2022年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数据基础制度更好发挥数据要素作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数据二十条”)印发,系统布局了我国数据基础制度的“四梁八柱”。随后,北京、贵州、湖北、甘肃等9省市积极响应,陆续出台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加快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有关政策文件,相关制度不断健全。根据今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协调推进数据基础制度建设”是国家数据局的主要职能之一,为我国加速形成“1+N”的数据基础制度体系指明了方向。当前,数据产权界定不清、高效流通不畅、分配机制不明等问题仍制约着数据要素市场高质量发展。接下来,在政策层面,在“数据二十条”指导下,逐步建立数据产权“三权分置”落地细则、数据流通交易制度规范、数据资产评估计价规则等系列配套制度。在实践层面,通过建设数据要素登记平台,为数据资源确权及数据产品交易提供存证,促进市场供需撮合,加速数据价值发现。

 

构建多级数据市场体系。“数据二十条”提出要构建由国家级数据交易场所、区域性数据交易场所和行业性数据交易平台共同构成的多层次市场交易体系。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9月,在统一代码数据库中,全国注册成立的数据交易机构有60家。上海、贵州等地今年还相继出台了数据交易流通促进条例等专项扶持政策。在数据交易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的同时,数据交易机构同质化竞争严重、数据交易市场活力不足等问题日益显现。未来,应充分结合数据要素新特征,探索数据资产价值创造路径,参考借鉴土地、资本等要素市场发展和市场分级体系建设经验,按照数据开发利用程度,创新设计数据资源市场、数据产品和服务市场相结合的分级运行机制,分别研究各类数据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在此基础上,统筹建设国家级数据交易场所,合理布局区域性数据交易场所,有序发展行业性数据交易平台,促进数据要素跨部门、跨区域、跨行业高效流通,加快形成全国一体化超大规模数据要素市场。

 

推动公共数据开发利用。当前,政府机关、事业单位等公共部门掌握了大量具有高价值的数据资源。中国移动研究院发布的公开报告显示,我国能利用数据并充分发挥其价值的企事业单位不足20%,公共数据开发利用程度仍有待进一步加强。下一阶段,应统筹推进公共数据资源管理、各行业公共数据授权运营、区域一体与行业创新,依托国家的制度优势和地方的创新动力与能力,以公共数据授权运营作为数据要素价值释放的重要突破口。同时,创新公共数据授权运营产品定价机制和激励机制;条件成熟时,逐步推动公共数据资产化,探索用于产业发展、行业发展的公共数据有偿服务;从数据出让金、数字税、数据创投等多方面建立数据要素财政模型,开展数字经济财税体制变革可行路径研究,形成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的良好环境。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黄倩倩 孙辰朔

 


扫描上方二维码